|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達晨肖冰:在這個“卡脖子”領域陪企業走過一長段孤寂的路|投資人談趨勢

2021-09-02 09:50 | 作者: 肖冰,于靜,周春林

28b7122acccb130149136e5655e7f009

工業軟件對解決卡脖子問題有著更重要的作用,即中國工業面臨的最迫切任務是工藝提升,是從設計端到生產、制造、加工端整體的工業化軟件的自主可控,以及面向新場景的自主化升級。

口述|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總裁 肖冰

采訪整理|《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被訪者

過去一年里,達晨發現自己一直深耕的那個“不太性感”的制造領域正變得愈發地熱鬧:原來不投這個領域的一些基金開始進入到這個賽道,之前在制造領域重鎮深圳較少出現的美元基金也開始在這里設立辦公室。互聯網、新消費的思維和打法也在制造領域頻現,它們往往決策快、出手多,對企業的估值也更高,讓這個向來穩健、低調的行業漸升高溫。

達晨是一家在智能制造領域深耕了21年的投資機構,身處制造業優勢雄厚的珠三角,從誕生那刻便刻上了相應的基因。資金管理規模為360億元的達晨共投出了600多家公司,其中116家成功上市,登陸A股市場的逾百家。

在不斷深入的一線觀察、交流過程中,達晨慢慢找到深入制造業的“楔子”——工業軟件。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告訴《中國企業家》,工業軟件對解決卡脖子問題有著更重要的作用,即中國工業面臨的最迫切任務是工藝提升,是從設計端到生產、制造、加工端整體的工業化軟件的自主可控,以及面向新場景的自主化升級。

在這個周期長、短期回報難的領域中,達晨如何找到自己的投資節奏和方法論?又怎樣在喧囂中克制欲望、堅守初心?

以下為《中國企業家》雜志對肖冰的采訪整理,有刪節:

智能制造緣何快速升溫?

相較于之前,消費互聯網領域的投資機會難度提升、可能性變小,中國又碰上自主可控進口替代的大浪潮,制造企業在很多領域產生了世界級公司的可能性,科創板的出現也提供了更多元的退出渠道,給投資機構帶來了信心。綜合下來,智能制造成為了大家關注的一大賽道。

面對賽道升溫,我們認為重要的還是專注自身,抓住一些前瞻性的機會,利用在行業里長期積累的優勢,布局產業鏈上下游項目,依靠對行業的深耕,而不是估值、價格戰去爭取項目同時,對外為企業提供專業的投后服務,對內提供具有競爭性的薪資和成長體系,招募人才,擴充團隊。

在智能制造領域的投資中,達晨最看重的是科技驅動的公司,而不是資本推動的公司。我們希望投到一些真正有核心技術壁壘的公司,這可能是我們面向未來的核心投資邏輯。當然,所有項目的核心還是企業家,比如有技術背景、創新力足夠、企業家精神足夠等。

另一個達晨看重的地方,就是企業要找到好的下游應用方向,制造業生產出來的產品,要切實應用到欣欣向榮的、高速增長的行業當中。進入什么行業,幫助什么樣的下游產業,這很重要。

如何找到“水下”項目?

投資智能制造這個行業十余年,我們失敗的比例較小,但絕對量并不小。我們投了600個項目,假如10%失敗,就有60個項目打水漂,這時刻提醒我們要警醒、提高投資標準和水平。失敗的原因很多,比如不專業,被企業騙了;行業發生了重大變化;有能力更強的競爭對手跑出來而你沒有投中。

達晨一直強調深度的專業化才能找到水下的優質標的,這種能力的養成還是靠研究驅動。團隊首先要專業,我們一直強調和執行的是,70%的時間要花在研究上,公司的大量經費也是花在研究上,整個公司要變成一個研究性的組織。

最近幾年,我們一直強調深度專業化,就是重度垂直,我們希望團隊在一段時間只看一個特別細分的領域,其他不允許看。這一策略其實意味著要放棄,哪怕機會很好、很賺錢的項目也要放棄。

所謂水下項目,不是財務顧問推薦的項目,而是比如當時不愿意融資,或者從沒想過融資的企業。得益于我們對產業的長期深耕,達晨的投資案例中有相當多的比例是來自產業界朋友的介紹,同時對產業上下游延展研究、布局。如果不專業,投項目的時候就會競爭多、性價比不高。

要做到命中率高、明星項目上持股比例也高,核心依舊是專業化程度要高。你要懂這個產業,不要漫無目標地去投,一定是自上而下把這個產業研究透了以后,從它的產業鏈上下游沿著一個圖譜去投。每一個項目的投資,一定要本著嚴肅專業的心態,不被同行泡沫所逼迫,一定要獨立思考,內部投決體系要比較完善,才能把不靠譜的項目淘汰掉。

早期估值比較低的時候,要敢于重倉,比例要高一些,企業不斷發展過程中的下一輪機會也要抓住,持續投入,哪怕再貴也要投。專業的研判,讓我們有勇氣追上去。

達晨做投資研究沒有任何捷徑,都是用腳跑出來,而不是看很多報告總結。比如研究工業軟件,那就去跑在這個行業里深耕的100家公司,可能就知道行業的本質是什么了。

每一個企業家對于一個行業的理解都不一樣,很多不同維度的人給你反饋,能幫助你更好地形成自己的判斷。不過,見企業家時不要先入為主,而是要通過一手數據,樸素地思考問題。不要急功近利,要多花一些時間提升自己的認知。

公司層面也會提供很多資源支持他們去做研究,在買數據庫、投資經理出差、參加展會等方面沒有限制。年度考核時,投資人即使沒有任何投資項目,只要有優質的投資報告,也會獲得比較高的評分。

在慢回報的行業內保持平衡

工業軟件行業難以速成,而資本需要持續賺錢,這二者之間并不矛盾。周期雖長,但二級市場給它的估值高、成長性大。中國工業場景這么多,只要你積極介入,時間花長一點,最后的平均回報也是非常高的。比如中望軟件,我們獲得了20倍的回報,長期看,只要抓住了本質的東西,陪企業走過前期那段孤寂的路,它的價值是非常高的。

比較軟件和硬件,我更看好軟件投資,有一句話叫“軟件定義一切”。軟件的邊際利潤是很高的,前期只要研發投入,不需要一大堆廠房、設備、工人,一旦它成了,賣出去的每一元錢都是利潤。軟件的財務模型跟傳統制造業的財務模型不一樣,所以投資人一定要理解。前面很平,一直沒收入,后面可能是很陡的往上走的一種曲線。投資人一定要忍受前面很長時間沒有收入的階段,這個就是考驗。

科創板開板之后,這個問題已經不存在了,二級市場給了這些公司很高的估值,給了大家很大的鼓勵。

關于工業軟件與工業互聯網的關系,我認為工業軟件需要物理、數學等基礎科學非常扎實的功底,再加上IT的工程實踐,長時間打磨才能做出來。隨著中望軟件的上市,工業軟件漸漸受到關注,不過,這個賽道還是非常寂寞。工業軟件和其他IT軟件完全是不一樣的邏輯,成長路徑、技術壁壘、技術難度不一樣,同時好的工業軟件是不斷迭代出來的,非常需要國家開放市場給它,讓它有場景打磨產品。

工業軟件并不難做,但要做到成熟、好用卻不容易,需要跟工業結合,積累經驗、長期摸索才能做出來,很多國外成功的工業軟件公司,基本上也是從產業界出來的。

回歸到投資本質,要做到克制欲望,關鍵還是我們想做能力范圍的事。我們企業文化價值觀的第一條就是要對LP負責。有些項目可能在基金成立5年甚至10年以后你才能交代,那時候,希望自己還能坦然面對出資人。

我們不斷通過提高我們的投資標準、投資質量來控制規模,希望做一個馬拉松選手。

每一次募資超募的時候,很有誘惑,我們往往拒絕。有一些項目可能能賺錢,同行也會投,但是我們不投,即使投下去馬上能夠上市,增加一個投資案例,達不到我們的標準也不投。

總之,在面對利益誘惑時,能不能選擇放棄,這就是克制欲望最核心的考驗。

 

  9月11日

2021(第二十一屆)中國企業未來之星年會

全網線上直播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預約

WechatIMG12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丝瓜视频成人无限免费下载app_丝瓜视频色_丝瓜视频在线观看